首页 / 师资力量 / 详情页面
许可昕老师
许可昕老师

许可昕老师老师学员都叫他“ 昕姐 ”

      一一教育联合创始人。2012年面试考场第一逆袭考入贵阳市白云区某单位,先后在多部门工作。15年离职创办机构,2017年以笔试面试均第一成绩再次考入某省直高校任教。20年再次选择离职创办一一。7年公培生涯,主讲笔试与结构面试、教师招考。  作为一名优秀的教师,昕姐有着其别人无可模仿的优势,细腻而严谨的教学态度,亲和力极强的课堂氛围,人生哲理娓娓道来。

      昕姐说过:“坐在教室的每一位学员,很可能是一个家庭的希望。”,外面风雨依旧,这里永远有一个温暖的港湾。

 

做老师 一开始我是拒绝的!

      我问过很多学生,你为什么考公务员?大概有7成的人说“家里逼的”也有“我丈母娘逼的”。我,为什么呢?我还真的不是为了有一份安稳的工作。本科是思政专业,大一就入党,我是成长在这个国家快速上升期的年轻人,我确实为这个国家自豪:56个民族,不同的区域文化,甚至政治制度,复杂的国情,庞大的人口。从未考虑当老师的我,更觉得有必要去真正参与到这个庞大国家机器的运作中,认识我的国家。

      12年先是考入三不限当年职位竞争最大的金阳(现观山湖区)朱昌镇镇政府面试,最终面试获得全考场第三(其实这点我想说,一些基础好的同学不培训都很牛,但找错了培训的老师可能还会起反作用),但遗憾笔试欠债过多(逆袭14分),以0.02分分差逆袭失败。再战,以笔试第三,面试全考第一的成绩逆袭上岸考入贵阳市白云区某单位。也因在面试考场上的表现,刚入职就被区里某位领导(我考场的主考官)点名抽调去做她的秘书,搞得大家一度以为我“有背景”。领导器重,把我放在关键岗位上,也经常让我代表单位比赛。

      那几年,我在公职,更在这群正直、勤勉、善良,真正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,有超高领导艺术的领导身上学到很多很多,这一切也贯穿于我的公职教学。

 
     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是2015年离开公职的,我去人事局办离职手续,工作人员说:“你是这么多年第一个从白云区裸辞的人”。一直被委以重用的我就这么离开了,还来不及重重感谢领导和致歉,就被嗖的一下丢进了残酷,陌生市场环境和初创小公司里。手足无措、张惶困顿的我还没反应过来,公司便在第一年因决策失误负债宣告破产。离开省会城市的安稳公职却面对的是分崩离析,我懵圈了。
 
      在原公司的基础上重新组建新公司,但团队涣散,人心不齐,我一边安抚人心一边招兵买马。我学着在跌跌撞撞的转换思维,摸索前行,拼尽全力。品牌基础薄弱,起步的艰难超过我的想象。学员质疑是常态,问我很多题,现场作答满意才试听;上第一节课,学员当着全班面对我说“老师我进面5次,听了太多家,你们套路我都懂,我只教了2天的学费,你不能说服我,我马上走”,当然他没走,也顺利考上2016年政法干警,还给我推荐学员;带着一帮小姑娘做教务保障教学搞活动;拖着一帮老爷们儿跑市场做地推,我满地转。
      但是,我知道教学才是我的立身之基,拿省考面试为例从15年初做主讲,16年带了28个学员,到17年68个学员,18年200+学员,当我19年5月离开该机构,上百学员自发转发了我离开成立新机构的朋友圈。(你们的截图我都还留着,每一次看,都是一份感动和力量)我想这就也许是答案吧。曾经我只是点点星火给了要上岸的你们微光,但你们却给了我一整个太阳。感动的话留在心里,教好信任一一的每一位学员才是我对你们这么多力挺的最大承诺。

17—18—19再生变化
 
      体制外最大的精彩也是不安全感,就是所谓的“不稳定”,因为觉得和自己当时离开的初心不太一样了,17年我再次以笔试面试第一考入某省直高校做老师,从此成为了一名大家在大学逃开了,又在公考遇到的毛概老师。
 
      2019不破不立,和斌哥、松哥、紫琦重新启航。创立一一后,707是我的节奏,几乎每日工作到深夜,网站、订阅号、销售、推广、教务、人力,事无巨细亲力亲为,当然还有最重要的教研,就算休息也会起得甚至比我妈早。妈说,你睡会儿,你能不能睡会儿?先生说,你是打了多少鸡血,才这么不知疲倦。我疲倦,开车回家等红绿灯都秒睡过去,我疲倦,每天需要靠药物缓解身体的不适。其实,我可以过得很惬意,高校教师的工作不富不贵,倒也岁月静好,我和先生都是独生子女也没负担。可我心里憋着一股劲儿,说矫情一点吧,是种使命感。     
二进二辞 任性背后的希望与压力
 
      15年辞职受到很大阻力,担心我年轻被骗,书记甚至打电话给我父母劝阻。回想领导曾经如此信任和重用,给过不少机会,有过不少期望,离开这么多年还来参加了我的婚礼。当时那样执意要离开,一定伤了他们的心。
 
      20年我再次任性选择了离开高校,成为一个没有后路的创业者,这一次也遭到来自家人的反对。轻松的高校工作,不错的社会身份,但在我心里,我只想一心一意做好一件事情,这件事就是一一。
 
      虽在公考行业7年,每年最亏欠的就是没上岸的学员,虽然他们会给我心姐,我真的学到了好多,虽然他们会反过来安慰我,心姐,我要把笔试考好下次还来找你,虽然他们还是认可我,推荐学员给我。但我放不过自己,责怪自己下手还不够狠,盯得还不够紧。这个心理阴影有时真的让我很难受,但是,又告诉自己,我要继续前行。 
      毕业后和家人离多聚少,家乡的人和美食一直是我最牵挂的。而立之年,重新起步,全家人都默默支持。先生说“你不爱我,你只爱你的学生”,以前是妈妈守我读书,现在是两个妈妈等我加班。对家人的亏欠,我只能放在心里,但我知道,他们爱我,挺我,我也一样,所以,我会坚定的走下去。
 
写给自己
      有人问我,心姐,你上课久了,会不会觉得觉得教学变得慢慢无味,不断重复一些东西,一些题可能你都讲过上百次了,会有厌倦感吗?其实,说实话,我不担心,我觉得我的课,不敢说有多好(课怎么样从来不是靠自己说),但是我保证一定有用。我不能帮助更多人成公,因为这是一个少数人会赢的战斗,因为这和国家编制多少有关,少数人的成功是多数人的失败。但是,如果你觉得朝着更优秀的自己成长了,这就是我教学的目标。学员发了一条信息给我,说心姐,希望你做一个有良知的资本家。借学生的话,尤愿我永远对教育心中有敬畏,手中有戒尺,眼中有光。